<menu id="6k0om"></menu>
<tt id="6k0om"><wbr id="6k0om"></wbr></tt>
<tr id="6k0om"><option id="6k0om"></option></tr><rt id="6k0om"><option id="6k0om"></option></rt>
<tr id="6k0om"></tr>
<tr id="6k0om"><xmp id="6k0om">
<samp id="6k0om"><wbr id="6k0om"></wbr></samp>
各地資訊
當前位置:中華考試網 >> 公務員考試 >> 備考與經驗 >> 專家訪談 >> 專家解讀:狂熱報考公務員的背后另有動機

專家解讀:狂熱報考公務員的背后另有動機

中華考試網    2018-06-28   【

  近些年來,中國社會最為壯觀的社會現象之一是,上百萬人蜂擁參加公務員錄用考試。如此“國考熱”,不得不讓人有所警惕,上海社會科學研究院老師解讀說:如此狂熱的公務員考試熱背后有需要我們做些反思,看看到底是如何之“熱”,又到底會帶來些什么。

  考試迷信與權力扭曲

  面對公務員考試熱,相關部門官員解釋說,人們參加考試的熱情,可以讓政府有機會遴選出優秀人材,而優秀人材進入政府,可以提升政府的治理能力。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的,但如果對政府的性質做一個簡單分析,這個說法就難以令人信服了。

  政府的工作主要由兩部分組成:政治和行政。兩者相互關聯,但性質大不相同。韋伯在19世紀德國的語境中,對此有過清晰的界分。簡單地說,行政就是按照既定的規則、程序,機械地處理日常的政府管理事務。政治則是依據特定的價值,面對多變的現實,主要是民眾的需求和具體的公共利益,以特定的程序制定法律和政策。

  簡單地說,政治負責指定規則和程序,行政負責按照這些程序執行這些規則。因而,在國家生活中,政治至關重要,行政不可或缺。一個國家要實現優良治理,政府需要同時有效地從事這兩項工作。

  與此相應,當代各國政府通常由兩種類型的官員組成,以分別完成上述兩項工作:政治性官員與事務性官員。前一類官員承擔政治職能,后一類官員負責行政事務。

  前一類官員又可細分為兩類,第一種是選舉產生的政治性官員,包括國會等立法機構成員,與行政部門首長。第二種是由選舉產生的行政首長任命的政務性官員,比如總統任命的內閣成員。這些官員的權力直接間接地來源于選舉,他們在政府中的位置也就隨著選舉之成敗而保有或者喪失。

  至于事務性官員,也即英國人、香港人所說的“文官”,則是通過專業的公務員錄用考試的方式而被錄用的。他們是有行政級別的,可以按部就班地升遷,職位是終身的,但工作性質與一般公司員工沒有本質區別。

  明白了上述概念,現行公務員考試制度的不足也就一目了然了。從政治學角度看,再也沒有比中國式“公務員”一詞更為模糊的政治概念了。幾乎所有享有權力的人都被劃入公務員范圍,不論其工作的性質是什么。

  這樣的混亂向上游傳遞,讓公務員錄用考試的性質變得混亂。有一些人會通過錄用考試進入政府,而他們既然是通過錄用考試而進入政府的,那么按理,他們就屬于事務性官員。然而,隨著時間推移,他們中卻會有一些人出任局長、副縣長、副市長、乃至市長、省長、部長。換言之,他們將成為政務性官員,以及政治性官員。政治性官員竟然也可以通過考試的方式錄用!

  當然,這樣的公務員和公務員考試錄用制度,倒也并非當代中國之獨創。中國古代就有科舉制度,羅馬帝國也曾經有過通過考試錄用官員的制度,也都是把政治與行政混為一體。

  在通過考試錄用一切官員的體制中,只有行政,而沒有政治。在這里,權力肯定是自上而下地被授予的。所有官員只是執行他們的上級的指令的工具。他們只能從事行政活動,而根本不需要政治,上級也不容許其下級從事政治。

  如此,掌握和運用權力的所有人都是行政官僚,僅級別有高低之差。他們已經習慣于被上級提拔的生活,習慣于按照上級的指示、看上級的臉色行事。容易為了博得提拔的機會,他們會把上級所追求的價值放大到極端的程度。比如中國當代各級政府官員對GDP政績的瘋狂追求就是一例。

  考試熱與機制的扭曲

  比較各個行業,公務員的名義工資絕不算高。那么,人們何以狂熱地報考公務員,甚至不惜花費巨資成為公務員或者尋求升遷?有些人可能是瞄準了公務員職位的保障和收入的穩定性。但恐怕也有很多人是為了獲得名義工資之外的金錢或實物收入,這其中既有制度不健全而獲得的灰色收入,也不排除有人有踐踏制度而獲得黑色收入的念頭。

  政府官員們、也即公務員們之所以能夠這樣做,皆因為政府的權力沒有受到有效監督。而權力之所以沒有受到有效監督,就是因為,權力是自上而下授予的。權力自上而下授予,則控制和監督機制必然是自上而下的。這樣的控制和監督機制注定了是會失靈的,再萬能的上級,也不可能盯住他的全部下級的日常活動。

  控制和監督機制失靈的結果就是權力的濫用。由此,中國官員的權力的含金量就非常之高,權力給個人所能帶來的總體好處,高于社會中幾乎所有其他行業。這一點也就誘發整個社會沖向萬馬齊奔官府的獨木橋,形成國考熱。

  而如果通過這個考試的人,果真如有關部門人士所說的那樣比較優秀,在權力不受制約的時候,官員的聰明通常就會表現為聰明地濫用權力。這樣的政府官員在很多時候就不是在維持秩序,而是在破壞秩序。

  因此,不管從哪個角度看,國考熱都不是一件好事。抑制公務員熱的根本辦法,在于政治與行政分離,政治官員與事務官員分流。

  也就是說,公務員考試只錄用那些事務性官員,此外的政治性官員則由選舉產生。只要合乎某些法定條件而具有政治技能的人,均可成為候選人,通過法定的程序進行選舉,讓選舉產生的官員展示政治能力。

  如此一來,國考熱至少可以部分地降溫:一個人,假如立志從政,加入政府,他不必大學剛畢業就去參加公務員錄用考試。他完全可以先在商界、學界發展,或者從事社會事務性工作。在積累了一定的資源和政治技能之后,再通過各種正當途徑接受挑選,而成為政治性官員,或者被委任為政務性官員。這樣一來,公務員考試的吸引力自然就降低了。

  這樣的分流將會讓公務員考試回歸其固有性質,也讓公務員回歸其固有性質。也即,公務員只從事行政性工作,政治性官員則通過另外的途徑產生,只承擔政治性工作。

  當然,分流政治性官員與事務性官員,需要對現行公務員制度進行根本改革,更深一層說,需要以治理模式的轉變為前提。也就是說,政府需要另外開辟出空間,來吸納這些人才。

  現在,要打破這種壟斷地位,應突破行政主義的政府觀念,強化競爭性選舉程度,我們需要走的路還很長。

糾錯評論責編:sunshine
相關推薦
熱點推薦»
在线播放免费成人视频